《活着》看着凤霞离去,我的眼泪掉了下来

  • 2017-06-30
  • 492
  • 0


那一年凤霞十七岁了,凤霞也长成了女人的模样,要不是她又聋又哑,提亲的也该找上门来了。村子里的人都说凤霞长的好,凤霞长得和家珍年轻时差不多。有庆也有十二岁了,有庆在城里念小学。
当初送不送有庆去念书,我和家珍着实犹豫了一阵,没有钱啊。凤霞那时才十二三岁,虽说也能帮我干点田里活,帮家珍干些家里活,可总还是要靠我们养活。我和家珍商量是不是把凤霞送给别人算了,好省下些钱供有庆念书。别看凤霞听不到,不会说,她可聪明呢,我和家珍一说起把凤霞送人的事,凤霞马上就会扭头来看我门,两只眼睛一眨一眨,看得我和家珍心都酸了,几天不在提起那事。
眼看着有庆上学的年纪越来越近,这事不能不办了。我就托村里人出去时顺便打听打听,有没有人家愿意领养一个十二岁的女孩。我对家珍说:“要是喷上一户好人家,凤霞就会比现在过得好”。
家珍听了点着头,眼泪却下来了。做娘的心肠总是要软一些。我劝家珍想开点,凤霞命苦,这辈子看来是要苦到低了。有庆可不能苦一辈子,要让他念书,念书才会有一个出息的日子。总不能让两个孩子都被哭捆住,总得有一个日后过的好一些。
村里出去打听的人回来说凤霞大一点,要是减掉一半岁数,要的人就就多了。这么一说,我们也就死心了。谁知过了一个来月,两户人家捎信来要我们的凤霞,一户是领凤霞去做女儿,另一户是让凤霞去伺候两个老人。我和家珍都觉着那户没有儿女的人家好,把凤霞当女儿,总多多疼她一些,就传口信让他们来看看。他们来了,见了凤霞夫妻两个都挺喜欢,一直到凤霞不会说话,她们就改变了主意,那个男的说:“长的倒是挺干净的,只是……”
他没往下说,客客气气的回去了。我和家珍只好让另一户人家来领凤霞。那户到是不在乎凤霞到底会不会说话,他们说只要勤快就行。
凤霞被领走的那天,我扛着锄头准备下地时,她马上就提起了篮子和镰刀跟上了我。几年来我在田里干活,凤霞就在旁边割草,已经习惯了。那天我看到她跟着,就推推她,让她回去。她睁圆了眼睛看着我,我放下锄头,把她拉回到了屋里,从她的手里拿过镰刀和篮子,扔到了角落里。她还是睁圆了眼睛看着我,她不知道我们把她送给了别人。当家珍给换上了一件水红颜色的衣服时,她不在看我,低着头让家珍给他穿上衣服,那是家珍用过去的旗袍改做的。家珍给她口纽扣时,她眼泪一颗一颗滴在了腿上。凤霞知道自己要走了。我拿起锄头走出去,走到门口我对家珍说:“我下地了,领凤霞来的人来了,让他带走就是,别来见我”。
我到了田里,挥着锄头干活时,总觉着劲使不到点子上。我心里发虚啊,往四周看了看,看不到凤霞在那里割草,觉着心都空了。想想以后干活时,在见不到凤霞,我难受的一点力气也没有。这当儿我看到凤霞在田埂上,身旁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拉着她的手。凤霞的眼泪在脸上哗哗的流,她哭的身体一抖一抖,凤霞哭起来一点声音也没有,她是不是抬起胳膊擦眼睛,我知道她这样做是为了看清楚她爹。那个男人对我笑了笑,说道:“你放心吧,我会对她好的”。
说完他拉了拉凤霞,凤霞就跟着他走了。凤霞的手被拉着走时,身体一直朝我这边歪着,她一直看着我。凤霞走着走着,我就看不到他的眼睛了,在过了一会,他擦着眼睛抬起的胳膊也看不到了。这时我实在忍不住了,歪了外头眼泪掉了下来。家珍走过来时,我埋怨她:“叫你别让他们过来,你偏要让他们过来见我。”
家珍说:“不是我,是凤霞自己过来的”。

评论

还没有任何评论,你来说两句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