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活着》死亡,如此突然

  • 2017-07-01
  • 757
  • 6


  那一年,有庆念到五年级了。俗话说是祸不单行,家珍病成那样,我就指望有庆快些长大,这孩子成绩不好,我心想别去逼他念中学了,等他小学一毕业,就让他跟着我下地挣公分去。谁知道家珍的身体刚刚好些,有庆就出事了。
  那天下午,有庆他们学校的校长,那是县长的女人,在医院生孩子时出了很多血,一只脚都跨到阴间去了。学校的老师马上把五年级的学生集合到操场上,让他们去医院献血,那些孩子一听是给校长献血,一个个高兴的像是要过节了,一些男孩子当场卷起了袖管。他们一走出校门,我的有庆就脱下了鞋子,拿在手机就往医院跑,有四五个男孩子也跟着他跑去。我儿子第一个跑到医院,等别的学生全走到后,有庆排在第一位,他还得意地对老师说:
  “我是第一个到的。”
  结果老师一把把他拖出来,把我儿子训斥了一通,说他不遵守纪律。有庆只得站在一旁,看着别的孩子挨个去验血,验血验了十多个没一个血对上校长的血。有庆看着看着有些急了,他怕自己会被轮到最后一个,到那时可能就献不了血了。他走到老师跟前,怯生生的说:
  “老师,我知道错了。”
  老师嗯了一下,没在理他,他又等了两个进去验血,这时产房出来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,对着验血的男人喊:
  “血呢?血呢?”
  献血的男人说:“血型都不对。”
  医生喊:“快送进来,病人的心跳都快没了。”
  有庆再次走到老师跟前,问老师:
  “是不是轮到我了?”
  老师看了看有庆,挥挥手说:
  “进去吧。”
  验到有庆血型才对上了,我儿子高兴的脸都涨红了,他跑到门口对外边的人叫道:
  “要抽我的血啦。”
  抽一点血就抽一点,医院里的人为了救县长夫人的命,一抽上我儿子的血就不停了。抽着抽着有庆的脸就白了,他还硬挺着不说,后来连嘴唇也白了,他才哆嗦着说:
  “我头晕。”
  抽血的人对他说:
  “抽血的都头晕。”
  那时候有庆已经不行了,可出来的医生说血还不够用。
  抽血的是个乌龟王八蛋,把我儿子的血差不多都抽干了。有庆嘴唇都青了,他还不住手,等到有庆的脑袋一歪摔到地上,那人才慌了,去叫医生来,医生蹲在地上拿听筒听了听说:
  “心跳都没了。”
  医生也没怎么当回事,只是骂了一声抽血的:
  “你真是胡闹。”
  就跑进产房去救县长的女人了。
  那天傍晚收工前,领村的一个孩子,是有庆的同学,急匆匆的跑来,他一跑到我们跟前就急匆匆的喊:
  “哪个是徐有庆的爹?”
  我一听心就乱跳,正担心着有庆会不会出事,那孩子又喊:
  “哪个是他娘?”
  我赶紧答应:“我是有庆的爹。”
  孩子看看我,擦在鼻子说:
  “对,是你,你到我们的教师来过。”
  我心都要跳出来来了,他这才说:
  “徐有庆快死了,在医院里。”
  我眼前立刻黑了一下,我问那孩子:
  “你说什么?”
  他说:“你快去医院,徐有庆快死啦。”
  我扔下锄头就往城里跑,心里乱成一团。想想中午上学时有庆还好好的,现在说他快要死了。我脑袋里嗡嗡乱叫着跑到城里医院,见到第一个医生我就拦住他,问他:
  “我儿子呢?”
  医生看看我,笑着说:
  “我怎么知道你儿子。”
  我听后一怔,心想是不是弄错了,要是弄错可就太好了。
  我说:
  “他们说我儿子快死了,要我到医院。”
  准备走开的医生站住脚看着我问:
  “你儿子叫什么名字?”
  我说:“徐有庆。”
  他伸手指指走道尽头的房间说:
“你到哪里去问问。”
  我跑到那间屋子,一个医生坐在里面正写些什么,我心里咚咚跳着走过去问:
  “医生,我儿子还活着吗?”
  医生抬起头来看了我很久,才问:
  “你是说徐有庆?”
  我急忙点点头,医生又问:
  “你有几个儿子?”
  我的腿马上就软了,站在那里哆嗦起来,我说:
  “我只有一个儿子,求你行行好,救活他吧。”
  医生点点头,表示知道了,可他又说:
  “你为什么只生了一个儿子?”
  这叫我怎么回答呢?我急了,问他:
  “我儿子还活着吗?”
  他摇摇头说:“死了。”
  我一下在就看不见医生了,脑袋里黑乎乎一片,只有眼泪哗哗的掉出来,半响我才问医生:
  “我儿子在哪里?”
  有庆一个人躺在一间小屋里,那张床是用砖头达成的。我进去时天还没黑,看到有庆的小身体躺在上面,又瘦又小,身上穿着是家珍最后给他做的衣服。我儿子闭着眼睛,嘴巴也闭的很紧。我有庆有庆叫了好几声,有庆一动不动,我就知道他真死了,一把抱住儿子,有庆的身体都硬了。中午上学时他还活生生的,到了晚上他就硬了。我怎么想都想不通,这怎么也应该是两个人,我看看有庆,摸摸他的搜肩膀,又真是我的儿子。我哭了又哭,都不知道有庆的体育老师也来了。他看到有庆也哭了,一遍遍对我说:
  “想不到,想不到。”

评论

  • 小样儿回复

    对于有庆的遭遇我只能深表同情,只能说有庆生错了年代,在那个封建权势没有民主的时代,人命如草芥,但是反观现在,我们这些人还是很幸福的,应该要珍惜现在的生活!!

    • admin回复

      说的很好!

    • admin回复

      哈哈,友链的小伙伴。文章是抄的活着书本中的内容,感觉不错,就抄出来了。

        • admin回复

          咳咳~小学文凭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