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转载》惜命的最好方式不是养生,而是折腾自己

  • 2018-01-07
  • 348
  • 0

这样的悲剧正在逼近你

先来说说最近的两个热点事件。
第一个:钱宝骗局。
昨日跑完步,坐公园长椅上休息时,
碰见旁边两位阿姨正在聊天。
一个说:“哎,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
另一个问:“怎么了?”
“我儿子把钱投进钱宝,现在全亏了。”
“投了多少?”
“60万。我得替他还债。”
“你儿子欠债,为什么你来还?”
“60万里头,有20万是他借的。
媳妇已经给我儿子下了最后通牒:
‘你自己解决,解决不好咱俩就离婚。’
儿子急得想跳楼,我只有拿出养老钱。”
第二个:中兴跳楼事件。
2017 年最后一个月,
元旦在即,新年在望。
中兴网信研发组主管欧建新,
却在 12 月 10 日这一天,
接到了公司强制性劝退的通告。
42岁的他在26楼郁闷一阵后,
突然一推窗,纵身跳了下去。
在26楼徘徊的那几分钟里,
我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。
也许,他想着那句对家人无法开口的话:
“对不起,我失业了。”
他就这样走了,留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和四个年迈的老人。

你迟早会遇到那只可怕的黑天鹅

我为什么要提这两个热点事件呢?
因为我想讲讲近十年全球最牛思想家塔勒布提出的“反脆弱”。
在讲“反脆弱”之前,
我先说说塔勒布提出的另一个概念——黑天鹅。
何为黑天鹅呢?
17世纪之前,
欧洲人在看了成千上万的白天鹅后,
得出结论:“天鹅都是白色的。”
直到有一天,他们来到澳洲,
发现这里居然还生活着黑天鹅,
“啊,世上原来还有黑天鹅存在。”
他们“天鹅是白色的”的信仰立即崩塌。
根据这个意外的黑天鹅事件,
塔勒布提出了著名的“黑天鹅理论”:
“非常不可能发生和无法预测的事件,
存在于世界上每一种事物之中。”
“黑天鹅”事件具有三大特点:
●它具有意外性。
●它会产生巨大的破坏性影响。
●尽管事后可以解释,但事前难以预测。
不要因为你没有看到黑天鹅,
就以为这世上不存在黑天鹅,
其实,这世上每天都在发生黑天鹅事件:
钱宝网崩盘是那位阿姨的黑天鹅。
被公司突然辞退是欧建新的黑天鹅。
英国公投脱欧是欧盟的黑天鹅。
川普当选总统是美国人的黑天鹅。
闺蜜引发弹劾是朴槿惠的黑天鹅。
塔勒布总结说:
“这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,
每一种事物、每一个行业,
都迟早会迎来那只可怕的黑天鹅。”

脆弱的反义词并不是坚强

问大家一个问题:
“脆弱的反义词是什么?”
大家首先想到的肯定是这些词:
“坚强”,“坚固”,“坚韧”……
但塔勒布说:“脆弱的反义词不是这些,而是反脆弱。”
什么是反脆弱呢?
桌上放着一个玻璃杯,
你过路时不小心碰到了它,
咣当一声,它摔得粉碎。
碰到意外袭击,玻璃杯就受损了,所以说它是脆弱的。
健身房吊着一个沙包,
你左一个勾拳右一个勾拳,
沙包虽然晃荡起来,但并没有受损。
碰到意外袭击,它保持了原样,所以说它是坚韧的。
希腊神话里,有一种九头蛇,
它长着九个头,
你砍掉它一个头,它会长出两个头。
碰到意外袭击,它不但没受损,反而变强了,所以它是反脆弱的。
也就是说,当黑天鹅来袭时,
事物在它面前会表现出三种状态:
脆弱的,会受到损伤。
坚固的,会保持原样。
反脆弱的,会变得更强大。
根据事物在黑天鹅来袭时表现出的三种状态,
塔勒布提出了著名的“反脆弱理论”:
“有些事情能从冲击中受益,当暴露在波动性、随机性、混乱和压力、风险和不确定性下时,它们反而能茁壮成长和壮大。”
反脆弱性比坚韧性更为强大,
因为再强大再完美的坚韧性,
也可能因为不断遭遇袭击而破损,
就像沙包,总有迎来破损的一天。
但反脆弱性不同,
它会因为不断遭遇袭击而变得更强大,
所以它是比坚韧更高层级的存在。

杀不死你的,使你更强大

20世纪初,
美国凯巴伯森林松杉葱郁,
4000多只鹿在这里出没。
凶恶的狼是鹿的天敌。
为了保护鹿群,政府决定聘请猎人:
“去杀死那些凶恶的狼。”
20年里,6000只狼丧命于猎人枪下。
天敌的大量死亡,
让鹿群有了自由自在的空间,
于是它们开始了自由自在的繁殖,
鹿群很快从4千只扩充至10万只。
这十万只鹿自由自在地啃食树木,
啃完了小树,就啃大树。
啃完了乔木,就啃灌木。
于是森林一天一天地变得枯黄。
终于,可怕的“黑天鹅”来了,
瘟疫开始在鹿群中疯狂传播,
十万只鹿死得只剩下8千只。
政府这才意识到天敌的作用,
于是又把狼群“请回了森林”,
没过几年,鹿群和森林又恢复了生机。

我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呢?
就是想诠释塔勒布发现的黑天鹅危机:
“我们一直有个可怕的错觉,
就是认为波动性、随机性、不确定性是一桩坏事,
于是想方设法要去消除它们。
但正是这些我们想消除它们的举动,
让我们更容易遭到黑天鹅的攻击。”
鹿和狼的故事,讲的就是这个道理。
所以,塔勒布郑重告诫我们:
“风会熄灭蜡烛,也能使火越烧越旺。
在这个充满变化的时代,
我们应该拥抱波动性、随机性、不确定性,
要利用它们,而不是躲避它们。
我们要成为火,渴望得到风的加持。”
也就是说,要应对那只必将到来的黑天鹅,
我们一定要主动拥抱波动和风险,
提高自己的“反脆弱性”,
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成为越挫越强的九头蛇。
正如尼采所说:“杀不死我的,使我更强大。”

关于职场:为什么好学生的生存能力往往不佳?

原因:越稳定的越脆弱
解决之道:提高冗余备份

塔勒布在《反脆弱》中讲了一个故事:
约翰和乔治是双胞胎兄弟,
约翰在世界500强银行工作,
而乔治是一名出租车司机。
约翰拥有一份完全可预测的收入,
享有各种福利和一个月的带薪年假:
“我喜欢这份稳定的工作,
它让我拥有了稳定的收入。”
而乔治呢,收入极不稳定。
运气好的日子,他能赚几百英镑。
运气差的日子,他甚至赚不回油钱。
但一年平均下来,
他的收入实际与约翰相差无几。
但乔治总是抱怨:“我工作不好,没有约翰稳定。”
1998年,金融危机爆发。
工作稳定的约翰一下失了业,
50多岁的他只好四处找工作,
但没想到却四处碰壁:
“在银行工作的那20多年里,
我学会的只是简单的人事安排工作,
这种简单能力很难派上其他用场。”
失了业,面对高额房贷,
约翰急得跺脚:“我该怎么办啊?”
而金融危机的爆发,
对乔治来说几乎毫无影响:
“我照样开我的车,赚我的那点钱。”
塔勒布在分析这样的大量案例后,
得出结论:越稳定的越脆弱。
“你的工作越是稳定,
你对组织越是依赖,
那你抗风险的能力就越弱。”

为什么很多好学生的生存能力往往不佳?
因为他们借助学校好、学历好、成绩好,
找到了一个可靠的组织,
拥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,
但因安于稳定、安于舒服,
而在时代的推进中变得越来越脆弱。
“当一个人被确定性锁死,
基本上就从猎手沦为了猎物。
你的人生之路固化、未来发展固化。
一旦遭遇那只黑天鹅,
一旦环境否定了你,
就会引发大崩盘或大崩溃。”
欧建新跳楼就是一个例证。
那身在职场中的我们,
该如何应对那只突然袭来的黑天鹅呢?
提高反脆弱性:增加冗余备份。
何为增加冗余备份?
就是要与时俱进地学习,成为“T”字型人才。
“T”字的一竖代表“所在领域”,
就是你要尽力成为你所在领域里很难替代或无可替代的人。
“T”字的一横代表“知识面”,
就是同时你要尽力拓展知识面,
成为一个拥有横向整合能力的人。
只有你成为了“T”字型人才,
你才能拥有冗余备份来应对意外。
也就是说,我们要拥有随时离开体制的能力。
这个体制,是指任何我们供职的机构。
用罗振宇的话说就是:U盘化生存。
一旦遭遇了那只黑天鹅,
我们可以像U盘一样,
随时能插到下一台计算机上工作。

关于投资:为什么喜欢冒险的人最终会输得很惨?

原因:久走夜路会撞鬼
解决之道:采取杠铃策略

2015年,e租宝崩盘,
几十万人血本无归。
2017年底,钱宝网崩盘,
又是几十万人血本无归。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现象,
就是凡是喜欢冒大风险追求高投资的人,
最后几乎无一例外的输得很惨。
为什么呢?
因为久走夜路必会撞鬼,
你迟早会撞到那只黑天鹅。
“懂投资的人和不懂投资的人,
有一个很大的差别:
不懂投资的人可能对十次,
但错一次就足以抹去前面十次的收益。
懂投资的人可能错十次,
但只要一次成功,
就能赚回前面所有失败的损失。”
那我们应该如何投资呢?
塔勒布说:采取杠铃策略,增强投资的反脆弱性。

杠铃策略是什么意思呢?
顾名思义,就像杠铃一样,
中间无物,重量都放在两端。
一端是极度的风险规避,
一端是极度的风险偏好。
也就是说,我们投资时,
不能将100%的资金全投到非常安全的渠道上,
因为投资的收益太低。
也不能将100%的资金全投到高风险的渠道上,
因为万一撞到黑天鹅,就万劫不复。
更不要将100%的资金全投到中等风险的渠道上,
因为两头都不占——既没有高回报,也无法避免遭遇黑天鹅。
正确的投资方法是:
将90%的资金投到非常安全的渠道上,
虽然收益不高,但可以避开黑天鹅。
将10%的资金投到高风险高回报的渠道上,
如果遭遇黑天鹅,只是损失10%,不会要了你的命。
但如果黑天鹅并没有来袭,
你就拥有了非常高、甚至是无上限的收益。
股神巴菲特就是这么干的:
“我永远把大部分资金放到安全稳妥的渠道上,
我也永远保持对高风险的小额追逐。”

关于婚姻:为什么说“我养你”是世间最毒的情话?

原因:差距越大,关系越不稳定
解决之道:减少脆弱因子

在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中,
罗子君就是因为老公承诺“我养你”,
用八年时间把自己变成了什么都不会的家庭主妇,
于是,当老公提出离婚要求时,
她只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:
“是陈俊生把我娶回家,
是他叫我不要工作的,
是他许诺我一个完美幸福的人生……”
但哭诉,从来没有任何作用。
所以一定不能把幸福完全寄托于男人身上,
因为任何婚姻都会出现黑天鹅。
很多家庭出现离婚,
过程一般是这样的:
刚结婚时,你俩实力相当,
所以一开始婚姻非常稳定。
但结婚之后,他不断努力上进,而你呢,选择了原地踏步,于是你俩开始逐渐出现差距。
当差距大到一定程度后,
他就会越来越看不上你,
同时,因为他的实力越来越强,
所以受到的外界诱惑也越来越多,
终于有一天,
他选择了另一个和自己层次差不多的人,
开始了另一段“目标契合”的爬山之旅。

婚姻就像爬山,两个人在山脚相遇,
擦出爱情火花,约好一起登上顶峰。
前行路上,你觉得累,便不想爬了。
你停在山脚,以为可以等他回来。
却不知,他在半山腰时,
遇到了另一个愿意与他一起前行的人。
你骂他没良心也好,始乱终弃也罢,
他终究是不会回来了——你的目标是偏安一隅,他的目标是蓝天白云。
方向不同,分手成为必然。
所以说那句“我养你”,
其实是世间最毒的情话。
因为他养着养着,
就把你养成了“废物”。
虽是好心,但办了坏事。
所以,要想应对婚姻中的那只黑天鹅,
最好的办法就是增强自己的反脆弱性。
结婚女人如何增强反脆弱性呢?
那就是减少你的脆弱因子。
如何减少你的脆弱因子呢?
那就是一定要保持单身力。
单身力主要包括三方面:
一是经济上要尽量独立,
二是精神上要尽量独立,
三是思想上要尽量独立。
他能赚钱,你也能经济独立。
他能出去应酬,你也能打发时间。
他能升职加薪,你也能独当一面。
他说“我很好”,你也能说“可我也不差”。
在婚姻中,要和在职场中一样,
要永远保持你的成长性。
因为没有永远的婚姻,只有共同进步的夫妻。

关于教育:你的孩子为什么会成为妈宝男?

原因:越是拒绝风险就越是脆弱
解决之道:保持压力源

先讲两个小故事。
第一个故事是“安兰德”贡献的:
几年前的一天,
我儿子从滑梯上掉下来,
把一条手臂两根骨头都摔折了,
我老婆都吓哭了,
但医生却神色轻松:
“不用担心,小孩恢复能力很强,过几个月就会好。”
过了几月,果然恢复了。
去医院复查时,“安兰德”问:
“受过伤的胳膊,将来会不会使不上劲。”
医生说:“不会,骨折过的地方再长好,会比以前更结实。”
果然,一切如医生所说。
“安兰德”说:“我现在都忘了儿子是哪条手臂受过伤。”
另一个故事是作家王芳讲的:
我有个朋友,是个医生,
他每天都强迫儿子洗无数次手,
不让他接触任何脏的东西。
但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,
他儿子五岁时死于了皮肤病,
因为过度的防护,
他儿子的皮肤已经失去了抵抗力。
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?
塔勒布在《反脆弱》中提出:
“生命体和组织在不断受到非致命伤害后,会产生自我补偿机制。”
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?
就是说我们越是“接触”小伤害,
就会因自我补偿机制而变得越来越强。
反之,我们越是“拒绝”小伤害,
就会因“过度保护”而变得越来越弱。
现代社会为什么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妈宝男和成年巨婴?
就是因为我们的过度呵护,
抑制和扼杀了孩子的反脆弱能力。
这就叫“溺爱成灾”。

喜欢张爱玲写的《非走不可的弯路》:
在青春路口,有条小路召唤着我。
母亲拦住我:“那条路走不得。”
我不信。
“我就是从那条路走过来的,你还有什么不信?”
“既然你能从那条路走过来,我为什么不能?”
“我不想让你走弯路。”
“但是我喜欢,而且我不怕。”
上路后,我发现母亲没有骗我,那的确是条弯路,我碰壁,摔跟头,有时碰得头破血流,但我不停地走,终于走过来了。
多年后,张爱玲一位年轻的朋友,
也站在了她当年走过的小路路口,
张爱玲忍不住大喊:
“那条路走不得。”
她不信。
“我母亲就是从那条路走过来的,我也是。”
“既然你们都可以从那条路走过来,我为什么不能?”
“我不想让你走同样的弯路。”
“但是我喜欢。”
朋友虽然碰壁连连,但她最后还是走了过来。
忙着为子女铺平人生道路的我们,
请一定要记住:
千万不要替孩子阻挡一切苦难和风险,
而是应该让孩子活在一定的压力源中,
犯小错,才能避免大错。
不惧伤害,才能变得强韧。
就如张爱玲在《非走不可的弯路》的结尾写道:
“在人生的路上,有一条路每个人非走不可,那就是年轻时候的弯路。没有这一成长过程,就没有真正的成长。”

关于读书:我们为什么要读经典?

原因:脆弱的东西经不起时间考验
解决之道:善用林迪效应

很多读者常在后台问我:
“拾遗君,我现在应该读什么书?”
我答:经典书籍。
“那什么是经典书籍?”
我答:存活了很久的书籍。
读书,为什么一定要专注于读经典呢?
经济学中有个著名的林迪效应,
说的是:
“对于会自行消亡的东西,
每多存在一天,
它所剩时日的期望值就会减小一些;
而对于不会自行消亡的东西,
每多存在一天,
它所剩时日的期望值会增大。”
根据林迪效应,塔勒布提出了“反脆弱林迪效应”:
“对于会自然消亡的事物,
生命每增加一天,
其预期寿命就会缩短一天。
而对于不会自然消亡的事物,
生命每增加一天,
则意味着更长的预期寿命。”
塔勒布这样说:
“真正的好书是具有反脆弱性的。
已经流传了十年的书会再流传十年,
已经流传了千年的书会再流传千年。
只火一两年就消失的书,
不管是多么的惊世骇俗,
都没有必要花时间去阅读它。”

我之所以谈这个话题,
不仅仅是想告诉大家读书之道,
更想提醒大家注意两个事情:
第一个:不要患上信息焦虑症。
在这个信息大爆炸时代,
完全没必要天天刷手机,
完全没必要担心错过什么重要信息,
今天产生的信息,放到一年后去看,
你会发现99.99%都是垃圾。
第二个:一定要学好“老技术”。
我们在忙着追求新技术的同时,
一定要掌握好那些经典老技术。
塔勒布说得好:
“一项技术存活的时间越久,
其预期剩余寿命就越长。
这在互联网、机械、工程等等领域,
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印证。”
我们既要懂得“辞旧迎新”,
更要懂得“辞新迎旧”。

关于管理:为什么强大的诺基亚会消失?

原因:不愿拥抱波动和风险
解决之道:主动性试错

诺基亚曾是全世界最牛的手机公司。
2005年,诺基亚达到巅峰时,
其全球手机市场占有率高达72.8%,
比现在苹果、三星、华为加起来还多。
但巅峰之后,诺基亚迅速衰落,
现在几乎已消失于大众视野中。
诺基亚为何这么快就陨落了呢?
因为2007年黑天鹅出现了——乔布斯发明了智能手机。
iPhone这只黑天鹅,
当时并没引起诺基亚的重视,
诺基亚工程师测试iPhone后说:
“手机并不需要这么多附加功能,
屏幕又那么脆弱,一定没有未来。”
iPhone虽没引起诺基亚的重视,
但却得到了Android的强烈喜欢。
Android立马借鉴苹果的新发明,
然后开始向诺基亚开火,
跟不上时代的诺基亚迅速一落千丈。
后来,诺基亚CEO约马奥利沮丧地说:
“乔布斯打开了一个魔盒,
然后Android将我们送上了绞刑架。”
关于创业和管理,
我觉得海尔总裁张瑞敏有句话说得特别好:
“所有企业只有他杀死亡和自杀重生两种结局。”
所谓他杀死亡,就是死于黑天鹅事件。
所谓自杀重生,就是主动试错,寻求涅槃重生。

智能手机诞生后,
马化腾一直忧心忡忡。
“每个时代都有划时代的产品,
我们应顺应移动互联网趋势,
开发移动社交软件。
错过这个风口,就是灭顶之灾。”
为了尽快逼出一款好的移动社交软件,
腾讯内部成立了三个团队,
“谁做得最好就上谁的。”
最终,张小龙团队脱颖而出,
创造了我们今天使用的微信。
现在,马化腾谈起微信时仍然后怕:
“若微信是别人家的产品,
那腾讯真的是难以招架了。”
近十年,腾讯为何发展如此迅猛?
因为他一直在“主动地试错”。
觉得一样东西可能有发展前景,
就立马成立几个团队去研发它:
“要允许适度浪费,失败了也不要紧。”
“不主动试错,你就会错过大宝藏。”
就是在一次次主动试错中,
腾讯创造了最牛的社交软件“微信”。
创造了最牛的手游“王者荣耀”。
对于企业管理和未来发展,
我们要记住塔勒布的一句话:
“反脆弱性与波动性、随机性、不确定性结伴而生。
如果你不愿拥抱波动和风险,
就会与反脆弱性失之交臂。”

真正的强者,永远喜欢变化

写了这么多,
我最后来总结一下,
请大家一定要记住两句话:
●这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。
●非常不可能发生和无法预测的事件,存在于世界上每一种事物之中。
也就是说,你迟早会撞见那只可怕的黑天鹅。
那我们该如何应对黑天鹅呢?
提高自己的反脆弱性:
●减少脆弱因子
●提高冗余备份
●采取杠铃策略
●善用林迪效应
●保持压力源
●主动性试错
塔勒布在《反脆弱》的结尾说:
“脆弱的事物喜欢一成不变的安宁环境,
而活的东西才喜欢波动性。
验证是否活着的最好方式,
就是查验你是否喜欢变化。”
真正的强者,总是喜欢变化。
所以说:惜命的最好方式不是养生,而是折腾自己。
那些杀不死你的,会使你更强大。

转发微信公众号拾遗,如需删除,请及时联系博主。

评论

还没有任何评论,你来说两句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