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着

《活着》结语

  老人和牛渐渐远去,我听到老人粗哑的令人感动的嗓音在远处传来,他的歌声在空旷的傍晚像风一样飘扬,老人唱到——— 炊烟在农舍的屋顶袅袅升起,在霞光四射的空中消散后消隐了。 女人吆喝孩子的声音此起披伏,一个男人挑着粪桶从我眼前走过 ...

《活着》死亡,如此突然

  那一年,有庆念到五年级了。俗话说是祸不单行,家珍病成那样,我就指望有庆快些长大,这孩子成绩不好,我心想别去逼他念中学了,等他小学一毕业,就让他跟着我下地挣公分去。谁知道家珍的身体刚刚好些,有庆就出事了。

《活着》看着凤霞离去,我的眼泪掉了下来

那一年凤霞十七岁了,凤霞也长成了女人的模样,要不是她又聋又哑,提亲的也该找上门来了。村子里的人都说凤霞长的好,凤霞长得和家珍年轻时差不多。有庆也有十二岁了,有庆在城里念小学。